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55877品特轩高手心水 >

第一百二十六章 华胥归来

发布日期:2019-07-05 07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所为何事?”王母冷冷一笑,眸子中闪出一分狠厉“本宫在自己的昆仑墟想做些什么还需要告诉你吗?”

  “这里可不是你的昆仑墟!”辰奕已知今日之事绝不会善了,言辞之间自然也不会留丝毫情面,当下便是直接驳斥道。

  “蚩尤,你莫要以为你偷偷潜入我昆仑墟,本宫会与你善罢甘休!”王母的眼微微眯起,已经起了杀心“本宫一而再、再而三的容忍你,看来是给你了极大地勇气!”王母嘴角微翘,眼睛看向自己的纤纤玉手,继续说道:“不过,不打紧,既然你的信心是本宫给的,本宫不介意把它收回!”说话间,只见其玉手轻翻,像分花拂柳般露了一露,半空中身形已如游鱼般带着锋锐的尖啸,陡地,疾射向辰奕!

  辰奕避无可避,飞身迎了上去,两掌相撞,发出雷霆一击!一时间如同电光石火,两人一个踉跄,竟然势均力敌。

  “本宫还道是你哪来的信心,原来这些时日有所境遇,不过你以为本宫如此有恃无恐真的是没有丝毫依仗吗?”王母强自压住丹田之内的血气翻滚,稳住身形,轻嗤道。

  身侧陆吾与玄女已经上前一步,站在王母两侧,形成鼎立之势,战意升腾,竟是凭空形成了一道灵力屏障。

  “你的依仗就是他们?”辰奕一笑,看向两人,只见陆吾还好,面色肃穆,杀气已出,只是玄女满面苍白,眼中满是歉意,倒是让人看上去有些不忍苛责。想来她也是无意中被王母利用了吧……

  辰奕只是轻轻一扫,便立刻错开双眼,此时已经是两军对峙,分属不同阵营,过往的情意不提也罢!

  王母沉沉一笑,冷冷道:“狮子搏兔亦用全力,更别说是为了对付你们!”说着,王母手中凭空出现了一个玉玺,只见那玉玺寒光一闪,王母身后竟出现了一众天兵天将!

  “你又如何以为我们没有依仗?!”说话的竟是水洵美,只见她轻轻在辰奕身后走了出来,举止间竟是一扫以往的柔弱,凤臆龙鬐,粼粼薄甲,让人望之生畏。

  “原来是你!”王母眸子一凝“早就看出你非池中之物,当日传出你死讯的时候,本宫还奇怪,按你的命数如何能这么轻易的死掉,却没有想到你竟是华胥转世,诈死逃婚,早知如此,正应该早早解决了!”说着,王母一笑,脸上露出几分阴狠“不过,现在解决掉也不迟!”王母手轻轻一挥“众将听令,将这一众人等立刻手刃!”

  辰奕心念一沉,一个王母已经让自己应对勉强,而这十万铁甲,绝非庸碌之辈,其中所蕴藏的力量绝不是自己的九黎将士可以媲美,只是,到得此时,再想去躲已是不能,毕竟自己身后站着的是万千的华胥族人,今日,即便是力不能敌,也只能硬生生挡在前面,为水洵美和华胥族人的逃离

  剑已出鞘,却见水洵美玉手一挥,只见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屏障,那杀伐之气竟然半分也渗透不进。

  水洵美的手轻轻结了一个印法,只见祭坛上那巨大的图腾竟然如同活了一般,古铜色的藤条蜿蜒盘旋,巨大的花苞瞬间被唤醒,一片片包含着古老气息的花瓣缓缓张开,一枚枚纤细如丝的花蕊飞射而出,如同无数条巨龙盘旋在天际,冲着那十万铁甲直接席卷过去。

  十万铁甲战意十足,全身杀气凝聚,形成了一个黑色的巨型战鹰,那战鹰身形万尺,盘旋在十万铁甲的上方,见花蕊突袭而至,立刻飞扑过去,眼见那花苞就要香消玉陨在它的利爪之下,却见那七色堇图腾突然无限制的膨胀起来,那战鹰哪里能想到这七色堇会突然变化,身子已经冲入了那巨大的花影之中,只见,层层叠叠中已然分不出哪是花瓣,哪是花影,透出死寂的光芒,瞬间就已穿透了空间,一击得手,那七色堇便迅速收紧,战鹰甚至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层层包裹其中,再也没有了回击之力。

  那十万铁甲无论如何尝试也感应不到凝聚起来的战意,此时已经是面色苍白,在那金光的席卷之下,终于是再也进退不了半分。

  黑色煞气凝聚的屏障悄然破碎,只见那十万铁甲立刻分崩离析,众多将士皆是一口鲜血喷出,前一刻还战意昂扬的军队,几乎是在此时瞬间萎靡下来。原本磅礴的战意,也是变得紊乱虚弱起来……

  “你竟然已经掌控了华胥的力量!”王母大惊失色,原以为此时轩辕妭刚刚唤醒了华胥的记忆,却没有想到同时也承继了她的力量!

  只见王母玉面一寒,眼波陡转,已是自知今日再无取胜机会,当下也不迟疑,立刻干脆的道:“走!”

  只见,王母手中那玉玺银光一闪,天际之中便如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银色光罩,将众人笼罩在银光之下,只是一个转息,便消失在这方天地之中。

  天际,乌云密布,狂风席卷,巍巍苍穹之中光波频频闪现,仿佛那银色的光罩已经将苍天生生撕开一个口子。

  “不要以为本宫会放过你们!”巨大的光幕漩涡中中传出了一道阴狠的声音,如同一声霹雳划过苍穹。

  那巨大的图腾如同拥有灵智一般冲着那巨大的光幕漩涡奔袭而去,然而还是慢了半步,那漩涡突然飞速旋转起来,形成一个巨大的发出微光的漏斗,漏斗内部是一个光滑的闪着光的黑玉色水墙,速度之快令人目眩,并不停的摇摆,发出令人惊骇的声响。在那图腾不断的攻击下,终归是悄然合拢,天际一瞬间晴朗如璧,万里无云。

  水洵美脸上透露着说不出的寒意和萧杀之气,衣襟微动,那巨型花朵登时收起适才的狰狞,如同拥有灵智一般,温顺的回到了水洵美身旁。

  “看来果然没有料错,王母绝对与华胥的死有关系!”水洵美眉头紧锁,脸上浸满寒霜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辰奕看向水洵美,心中涌动的巨大的疑惑,他哪里能想得到水洵美

  竟然能如此轻易化解王母的攻势,他尤记得,当日王母一击之力他都无法制衡,更别说,此刻王母的玉玺中明明有着数万神将的力量。

  “没事!”水洵美微摇臻首,微微苍白的面孔还是泄露了她此时的倦意,她垂眸看向自己一双莹白的玉手,那如玉的手指闪着莹润的光芒,看上去与寻常人的手没有丝毫差别“我也没想到自己可以掌控如此大的力量!”

  四下里一片安静,悄无声息,即便是华胥族人,在这等大战之前,都是有些窒息压抑的感觉,哪里敢发出丝毫的响动。

  时间缓缓而过,大概有一炷香的功夫,才见刚刚那老者默默走了过来,深深一揖后,方才说道:“君上,老朽是华胥国的长老太邱,刚刚的经历,老朽已经稍稍看出了一些究竟。早在我族未被封印之时,君上便已带领我族避世。恕老朽直言,其中的缘由归根结底,便是君上的容貌所致。”

  太邱深深一揖,才继续道:“世人皆闻伏羲大帝为君上所出,其实不然,伏羲大帝天生地养,被君上发现,便自幼养在身边。君上本就是喜静之人,一直带领华胥族人深居简出,很少与外族交往,然而,随着伏羲大帝的能力愈来愈强,终于引起了众位神祗的注意。而同时,君上的美貌也便示于人前。混沌未开之前,有天地之精,号元始天王,游于其中,后二仪分化,元始天王居天中心之上,仰吸天气,俯饮地泉,历数劫而成神,后与太元玉女结为夫妻。传闻中,太元玉女历经双劫,生于石涧积血之中,出而能言,人形具足,天资绝妙,常游厚地之见,仰吸天元。如此两个上古神祗的结合,本就是命数之中,也算是一双佳偶。只是,这天元玉女最是自命不凡,眼界甚高,除自己外一切都不放在眼中,因此,在看到君上时,突然生出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。这种感觉对别人而言也就罢了,可是对于天元玉女而言,却是一种奇耻大辱,当时便生出一种要将君上毁去的念头,只是忌惮伏羲大帝与女娲娘娘所以才按捺住杀意。原本想着从此再不相见也便罢了,没有想到这一面之缘,却是让元始天王一见倾心,从那以后,一有机会便借故前来,君上原本还没有放在心上,后来便渐渐的明白,原来元始天王已经爱慕君上。只是,这个时候,不仅是君上,就是天元玉女也已经发现,明面上拼命按捺,可是心底杀机已现,于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开始酝酿!”

  太邱稍稍停顿,才继续说了下去:“那时候,天元玉女已经有了女儿,所以自然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丈夫爱上别人的丑事,一腔怒火全部发泄在君上的身上,只是苦于没有机会,说来,这天元玉女也善于隐忍,千载之后,真的被她寻到了机会。当日,有一条黄龙作恶,为祸百姓,伏羲大帝掐指推算,便知天下有大劫,于是,立刻赶往收服黄龙。可是,却没想到伏羲大帝虽然精于八卦,却是没有算到自己的母后命在旦夕。而天元玉女正是借此机会,直接来到了我们华胥国。华胥国本就人员稀少,特别是君上喜好安静,性情纯善,多年避世更是鲜少与人接触,哪里晓得这世间的阴谋诡计。于是,当天元玉女将暗藏了毒药的玉露倒入君上的茶中时,君上丝毫没有察觉的一饮而下。服了毒药的君上自然不是天元玉女的对手,为了防止天元玉女迁怒族人,君上拼了最后一口气开启护族大阵,将整个华胥国封印其中,自己便香消玉殒了……”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,无弹窗体验免费小说。